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寂寞女人身体冷
寂寞女人身体冷

寂寞女人身体冷

今天是龚强约自己去他家的日子,王志刚尽管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自控能力很好的人,可在进门那一刹那,他还是恍惚了。
-   对面的那个身影甜甜的笑着,仿佛依然和大学时候那个在树下抱着书本等着他的女孩一样。-
  “王局,这我就不用介绍了吧,呵呵。”
-  龚强乐呵呵的笑着招呼王志刚进门,却仿佛没有留意到王志刚那一瞬间的走神和自己老婆脸上突如其来的一抹绯红。
-   “志刚,哦不,王局,欢迎,快进来坐吧。”
-  秦梅偷眼看了看自己老公,刚才一楞神直接和以前一样叫了,希望老公不要介意。
-   和王志刚的相遇完全是偶然的,如果那天不是正好有事要去找龚强,就不会知道这个下来搞普查的领导竟然会是自己大学里的恋人。-
  “恩,嫂子,打扰了。”-
  尽管同样的激动,但王志刚毕竟是在官场上混了这些年,该有的青涩早就脱胎成了圆滑,不过秦梅刚才偷看龚强时露出的那种紧张略带调皮的眼神还是不经意间刺痛了他心底里那块他自认为已经不存在了的柔软。-
  再见我的爱人,你却已经是别人的新娘,没有多余的话语,眼神的交汇中只存在着那份让人遗憾的沧桑!李成略微有些醉了,今天几个老同学聚会,好久没有喝酒的他也难得的放开了自己,不过这当过兵的确实是不一样,要不是他一再的恳求推脱,估计今天他是出不了这个门了。-
  摇摇晃晃的走到路边,伸手拦住一辆计程车,在上车关门的那一瞬间,李成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眼花。-
  不远的酒店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一个陌生瘦高的男子陪伴下走了进去,恍惚中,李成仿佛看见男子的手揽在了女人的腰间。-
  “看来,自己真是喝多了,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司机,临福路景江小区,谢谢。”
-  酒意上涌,李成的双眼慢慢的闭合在了一起。
-   刚刚关上门,柳淑云便热烈的和男人吻到了一起,刚才在电梯里积蓄的激情在此刻不可抑制的爆发开来。
-   红唇张开,滑腻的舌头快速的和男人略微有些粗糙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双手牢牢的搂住男人的脖子。-
  “小林,要我,快!”
-  “宝贝,别这么急,咱们有的是时间。”
-  林岳调笑着回应柳淑云的热切,一边在女人丰满的身躯上摸索,一边搂抱着她向床边走去。-
  龚强热情的招呼着王志刚吃菜,不时叫老婆秦梅给王志刚添酒。
-   秦梅略略皱着眉头,她不喜欢龚强喝酒,因为说实话,龚强的酒品很差,每次喝多了之后不是乱说话就是在床上变着法折腾她。
-   王志刚一边和龚强聊着,一边假装不经意的偷偷看秦梅,坐近了看,秦梅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只是随着岁月,当年如花灿烂的少女已经变成如今满是风韵的人妻。
-   皮肤依然紧致,但眼角已经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的美,反而让她多了一些成熟。
-   可以看得出秦梅平时保养的很好,身材丰腴,双峰高耸而坚挺,腰部圆润,线条优美而充满诱惑,修长的美腿紧紧的闭合在一起,略短的裙子将大腿中间的缝隙不经意的暴露出来,虽然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却是更让人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
-   秦梅也偷偷打量过那个只会出现在自己梦中的男人,他不再青春洋溢,岁月磨去了他的稚嫩和青涩。
-   现在的他成熟,稳重,虽然在机关工作多年,却没有像很多领导那样大腹便便,油光满面。-
  他的脸依然是清爽的,他的身材也依然是强健的。-
  龚强借着酒意胡吹乱侃着,不过这次他却没有醉。-
  眼中时不时闪过的精光暴露出他的清醒。-
  双眼不时在妻子和上司的身上扫过,龚强的心里充满着酸涩,但更多的却是亢奋和欲望。-
  酒店床上的淫乱还在上演,柳淑云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的赤裸,一对饱满挺立的乳房在空气中瑟瑟发抖,顶端的乳头不知羞耻的矗立在丈夫之外的男人眼中,涤荡出此时身体主人有多么的兴奋。
-   林岳在两条肉丝美腿上慢慢的细致的摸索,一直摸到大腿的根部,却任由柳淑云扭动着娇躯,就是不碰触她最想要被抚慰的地方。
-   “讨厌啊……”-
  柳淑云难耐的摩擦着双腿,她知道男人的念头,这可恶的家伙就喜欢这样慢慢的折腾她,直到撕下她人妻坚忍矜持的外表,把所有的欲望赤裸裸的暴露给他的时候,他才会回报给她最兴奋,最渴望的快乐。
-   “嘿嘿,云姐,其实我还是喜欢你穿黑色丝袜的,第一次那双袜子我还保留着呢,还有内裤,那上面你的味道……渍渍……真是……”
-  “讨厌,别说。”-
  柳淑云羞愧的将脸捂住。-
  不错,她早已经不是王志刚那个贞洁美丽的妻子了,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和林岳上床。
-   就在他们那个视频疯狂夜晚的第二天,她和林岳第一次在现实中见了面,虽然她曾经自己骗自己说只是去见见,但实际上,去了之后有什么结果这是谁都知道的,毕竟,她身体的所有秘密对于林岳来说都已经不存在了!你还能指望一个女人在视频前不要脸的伸出舌头隔着屏幕舔男人的下体,而现实中却连和他接吻都不会产生吗?不,这是不可能的。
-   那一天,在吃完饭后,林岳开房的时候,她默许了,也代表着,在那一刻她作为人妻的嘴,乳房,美腿,肉臀,当然还有最私密的阴道这等等一切都在她的默认下对着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开放了。-
  随着林岳的话,柳淑云仿佛再次回到了那天,那个让她记忆深刻的婚外初夜。-
  那个疯狂的夜晚,林岳要了她三次,她也从一开始半推半就的羞涩到后来的拼死迎合,潺潺的淫水将她那天莫名想要穿上的黑色丝袜湿润的跟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   事后,林岳将那条丝袜以及当天她所穿的内裤都拿走了,这是他的战利品,一个男人征服另一个男人妻子的战利品。!眼前柳淑云的羞态让林岳很得意,他最喜欢看的就是柳淑云所表现出的这种人妻美妇在欲望下羞愧难耐的样子。-
  把住美妇的两条丝袜美腿,林岳猛的将它们拉开然后向上推起,然后在柳淑云的惊呼中将脑袋深深的埋了进去,一股混合着女人淫水味以及工作了一天而蓄满了的汗味,尿骚味等等复杂的淫靡味道扑面而来。
-   林岳深深的将这股味道吸入了鼻中,仿佛抽鸦片的人一样,满足的眯起了双眼。-
  “别……唔……我还没洗呢,……不要……好脏。”-
  男人突然的动作让柳淑云羞愧难当,自己最丢人的味道让男人这样嗅闻,好丢人啊!可是她却又感到一种不一样的刺激,一股淫水再次渗了出来。-
  嘴上说着不要,可心底里柳淑云却听到一个声音,她希望男人更彻底的玩弄她,玩弄她的一切。-
  “宝贝,不要洗,以后都不要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最自然的味道,呵呵……这味道你老公可能都没有享受过吧?”
-  看着女人内裤中间湿润的痕迹越来越明显,将中间隐秘的形状也慢慢透露了出来,两瓣花唇是那么的肥厚,中间的缝隙又是那么的湿热,以前这一切都是他丈夫所专有的,只有他能去欣赏和使用,而如今这诱人的一切又多了一个使用者,想到这里林岳觉得有成就感极了。-
  能把一个人妻美妇挑逗成这样,再想象着女人的老公看到这淫荡的一幕又将是如何的表现,这就是他林岳所钟爱的爱好。
-   嘴上依然挑逗着女人,舌头却已经伸了过去,在美妇内裤中间的凹痕处用力的挑了几下。-
  “啊……”-
  柳淑云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身体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就男人刚才那几下她就到了一个小的高潮,接着身体回落,美妇张开小嘴大口的喘息着。-
  “别说……这时候……别提我……我老公……好吗……我已经对……不起他了。”
-  柳淑云的眼中仿佛晃过老公王志刚亲切的脸,一滴泪水从眼中划落。
-   “唉,他又喝成这样了!真是的……”
-  秦梅皱着眉头看向已经趴在桌上,双眼紧闭,嘴里却不知道还在嘀咕什么的老公,埋怨的说道。
-   “呵呵,男人嘛,喝点酒也没什么的,而且是在自己家里。”-
  王志刚头有些晕,但大体还算清醒。-
  “他这样不好,容易着凉,要不让他进屋睡吧。”-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一直有龚强在场,两人之间的交流很少,这会儿看龚强醉倒了,王志刚心里忽然有些欣喜。
-   “恩,也是,帮我一下好吗?”
-  秦梅笑着看了看王志刚,让他觉得自己的心思仿佛被秦梅看穿了,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幸好秦梅并没有让他尴尬多久。-
  龚强有些中年发福了,喝了酒之后身子更沈,两人合力将他送进了卧室。-
  秦梅细心的将丈夫的鞋袜脱掉,盖好被子。-
  王志刚在一旁看着,心里忽然有些嫉妒和莫名的落寞,看着眼前恩爱的夫妻,他觉得自己就像这原本透着温馨的房间里突然多出的一件不和谐的摆设一样多余。
-   王志刚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也对自己在家的妻子有了些莫名的愧疚。
-   殊不知在他心生愧意的同一刻,他美丽的妻子正娇喘着抬起丰隆滚圆的臀部,配合着被另一个男人除去象征着人妻尊严和贞洁的纯白色内裤。